广西网络广播电视台-广西网视

县委书记带头当“村官” 一份“军令状”背后的脱贫机制创新

时间:2019-07-11 08:47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央视网消息(记者 王甲铸)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太山庙村村委会门口,放置着一块该村脱贫退出百日会战的“军令状”。从五月份开始,“军令状”上每一项工作被细化到周,具体负责人和完成情况也都一一公示,接受群众监督,其中下沉担任村工作总队长的县级领导的名字被写在第一页。

安康市平利县太山庙村村委会门口的脱贫“军令状”(记者 王甲铸 摄)

这份“军令状”背后,是平利县凝聚力量脱贫、进行百日会战的决心。具体而言,则是该县创新推出的村脱贫攻坚总队长机制的一个缩影,在这次创新中,县委书记和县长带头下村当起了“村官”。

一名主帅指挥,主体责任更加明晰

平利县是秦巴集中连片特困区重点县,全县有贫困村79个、贫困户18507户,贫困发生率22.4%。到2018年底,该县贫困发生率降至9.8%。今年2月底,平利县召开整县脱贫摘帽誓师大会,立下“军令状”,向“贫困山头”发起总攻。5月,该县开始百日会战,以确保69个贫困村1.64万人早日脱贫达标,实现整县摘帽。

在太山庙村的这份军令状上,工作总队长魏兵的职务是平利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在有些地方这个职务由县级领导担任,这样安排对于整合各方面资源有好处。”平利县县委副书记蒋军介绍,县委书记和县长也都下沉担任了村上的工作总队长。

据介绍,过去在联镇包村中,县和镇上的领导干部帮扶成效的考核和村上只是挂钩关系,出现了下村只是随便走走看看、开座谈会、走马观花、蜻蜓点水等形式主义问题,脱贫攻坚责任落实中常出现“多头领导,责任无人担,工作落不实”等现象。

蒋军说,平利县推出的村脱贫攻坚总队长机制解决了脱贫工作中出现的这一问题。“总队长对村上的脱贫攻坚工作负总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变帮扶责任为主体责任,各村脱贫攻坚总队长职责一变,角色马上转变,纷纷自觉下沉到村上亲力亲为谋划脱贫攻坚工作,到现场解决问题、推动落实。”

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平利县县委书记郑小东(左起第五位)在金沙河村担任脱贫攻坚总队长(图片由平利县网信办提供)

  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平利县县委书记郑小东就担任了长安镇金沙河村的脱贫攻坚总队长。金沙河村交通条件落后,产业基础薄弱,贫困发生率高达73%,是全县最具代表的八个深度贫困村之一。郑小东担任村上脱贫攻坚总队长后,带头吃住在村,与镇村干部会商对策,带领干部群众一线攻坚。

金沙河村第一书记王青山说,过去,村上的具体问题要层层汇报,县委书记下沉到村后,很多问题现场就得到了解决,效率更高了,基层干部的工作无形中也紧了起来。

一张清单作战,扶贫举措更加精准

在上述军令状上,记者看到,从今年5月份起,太山庙村的脱贫工作按周进行了细化,并责任具体到人,每周都要进行安排、研判和核查。每项工作的完成情况用红黄绿三种颜色分别标识,绿色表示基本完成的,黄色表示没有完全完成、还有一定欠账的,红色则表示该项工作基本没有推动。

军令状对每周工作进行细化,责任到人(记者 王甲铸 摄)

“按照党建的要求,对工作进度进行晾晒,提醒干部不要忘了工作任务,同时也接受群众监督,”蒋军说,这样从内容到形式,再到干部的责任,都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中央要求要用绣花功夫,我们把每项工作都具体化,也一目了然。比如这上面没完成的工作,要在周例会上说明原因,不是主观因素造成的可以申请延期,是主观原因造成的,总队长就要对具体负责的干部进行问责。”

基层脱贫攻坚细致繁琐,实际工作中,由于不同部门、不同领域的扶贫干部所担当的重点任务各不相同,帮扶干部业务素质参差不齐,难免出现问题导向不够,工作对标对表不精准等问题。村脱贫攻坚总队长机制推行后,聚焦问题短板,制定责任清单,使这一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广西网络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ICP证 桂B2-2004002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